土优

If it's not okay,it's not the end.

在医院,陪Qing等检查,听说还要等50min。Qing做检查也要50min…100min,一场考试的时间。
依然清楚记得那天晚上Qing打电话过来,带着哭腔说自己不知道该怎么办,不知道为什么,那该死的Ca还是死缠着自己,为什么,它会扩散的那么快。制止她,问她在哪,赶紧去找她。我想,这才是她最需要的吧。她不是不知道该怎么,只是,需要有个人陪着。很欣慰,她第一个想到的是我,也很抱歉,除了陪伴,我并没能为她做更多…
Qing一开始确诊时,还是靠自己翻阅了无数医书…然后向自己的主治询问,最后只身一人跑去中山六院检查,拿结果。实在不能想象,那么瘦小的她,独自一人听着医生向自己解释着自己也看得懂的是何意义的片子,像是被宣告死亡,再独自一人拿着检查单搭车回学校,读书吃饭睡觉…是会绝望的吧。但她没有表现出来,只是乐默默自己承受这些。Qing说,第二次手术后复查结果,知道又扩散了,她真的哇的一声蹲在医院哭了,我可以想象她有多害怕…只能默默陪着她,希望老天能够眷恋这个善良的姑娘,这次化疗完,就真的可以无后顾之忧了。

其实最讨厌这种无能为力的感觉,不是消极,却比消极更消极的无能为力。相比Qing,我真的是弱爆了。Qing说,她从小的梦想就是当医生,而今,这个病,似要把她所有的梦打碎,但是,她还是不想放弃。我呢,每天被很多人关爱着,身体健康,却从来不知道自己有何梦想。一点点挫折就受不了,找一一金,找罗大升,找家人,总之就得找个人安慰矫情的自己。天,你什么时候才能够独立一点?什么时候才能够不让人操心?虽说总是自欺欺人的告诉自己,自己是要当医生的人,却总是找借口懈怠学习,逃避,总是逃避。昨天心理治疗课的小测试,测试结果也是逃避型人格。阿泽也说我总是逃避,自己从来不敢主动,因为怕被拒绝,从来都是等着别人主动。被说中那一刹,有喘不过气的感觉,就好像被看穿了,无处可躲。正视自己其实没有那么阳光,好像也挺难的,习惯性想反驳,却发现无话可说,因为,这好像就是事实…
认真思考之后,准备接受这样的自己。其实,当医生也没有那么坏吧。帮别人,不是你一直都想要的嘛?你的成就感,从帮到别人那里获得,那就去做啊,也没什么不好。没有自我,那就去寻找自我。慢慢来吧,不会慢的。
啰啰嗦嗦说了一大通,不知道说些什么…以后的你,看得懂,就看吧…看不懂,就当自己又发神经了~

评论